2月 19, 2021 - 0 Comments - 未分类 -

1495_a2066

“原来尊驾便是大名鼎鼎的叶状元。”年轻男子上前笑吟吟地看着叶子皓,与叶子皓双双作揖见礼。

“下官北苍方唯远,蒙我皇看重,任户部侍郎,今领御令出使东黎、见识东黎上国风貌民情,乃下官荣幸,能见到叶状元,也乃下官心愿也。”

“方使臣客气了。”叶子皓看着刚才还气宇轩昂、有些高冷此时却更谦逊多礼的人,也连忙笑着寒暄。

“东黎与北苍乃姻亲之国向来亲厚,每年都有走动,方使臣不必多礼,就当走亲戚。”

因此,你代你家主子来外祖家走亲戚,看看外祖家繁荣昌盛的风土民情,也在情理之中。

方唯远的笑容僵了僵,垂眸“呵呵”了两声,抱拳道:“叶状元所言甚是,下官一路南来所见所闻确是倍感亲切。”

“那就好。”叶子皓也是微笑,又看了使团中其他人一眼。

方唯远连忙做了介绍,除了护送他们前来的武将欧阳品,都是六部中选出来的五品、从五品官员。

叶子皓与他们客气寒暄了几句,目光却是多瞄了那武将欧阳品几眼。

姓欧阳的武将,让他不得不多想了。

但那欧阳品却并未多看他,只是站在马前,面无表情地等着。

“各位远道而来舟车劳顿,还是快快进城,至行馆安顿吧,稍后再觐见我皇。”

娇小女生丛林暖色照片

叶子皓也将自己这边负责招待的汤文海和李大为介绍给北苍使团,就邀请大家入城。

北苍来的使团是三品侍郎、从三品武将、五品和从五品随官,东黎这边派出来的却是从三品御史和六品主事。

不得不说,东黎既是上国又做为外祖家,在身份上的安排就不是对等的了。

方唯远和已方随官目光交汇,随即便敛下别的心思,上了马车准备进城。

当年北苍皇帝北辰曦亲临,东黎这边是太子与皇子、世子迎接。

过往北苍使团过来,也都是礼部侍郎级别和鸿胪寺少卿级别招待。

今年,北苍来的状元,东黎派出状元,也没什么不妥,就是随行从官太少了些。

叶子皓让汤文海和李大为坐着他们的马车在前领路,他则骑马走在方唯远的马车一侧。

方唯远推开车窗与叶子皓说话,说的是他这一路见闻,以及听闻到的关于叶状元的各种话题。

“不瞒叶大人,当初临行时,我皇交代在下到了东黎一定要结识叶状元,当时还未没太在意,毕竟在下也是科举出身。”

“但这一路行来听到百姓和士学对叶状元的评价,真真是让人惊讶又敬佩不已,为官能做到叶状元这般,在下自愧不如。”

“方大人谦逊了,贵国皇上能委任方大人掌管户部,可见方大人的才学必有过人之处,能力和经验也甚得贵国皇上的信任。”

叶子皓笑着回捧这位北苍状元,刚才夸了他这么多,不就是也想得到他的称赞嘛。

看来大舅哥真的与这位状元提及过自己,让这位状元心中介怀,想要一比高下?

幸亏他出门前得到了凰儿的安抚,别人的成绩是别人的,别人再优秀那也是别人啊,有啥好比的?

就算要比,在心里掂量就行了。

这一路,两位状元就你夸来我赞去,言辞之间皆是我很好、你也不错的客套,聊天气氛到是还好。

就是跟在后面的庄明宇和武明扬他们看着有些想笑,他们跟着大人几年了,这还是他们头一回见到大人这般虚伪的面孔。

走在前面的欧阳品对那些互捧的话语只当没听见,却是多看了庄明宇和武明扬几眼,心中诧异,怎么有些眼熟?

欧阳品的父亲,正是北苍大将、北辰曦的家臣欧阳不言,也是欧阳不忌的二弟,当初率十万精兵南下,在北关递国书的人。

此次欧阳品却是奉皇命护送使团南来东黎,顺便将大伯母玉华夫人和堂弟欧阳湛带过来。

也只有他带的兵,才不会让人猜测玉华夫人与欧阳湛这两个不属于使团的人,怎么会出现在使团里,还带了一辆行李。

玉华夫人和欧阳湛的身份,自然只有欧阳品和其亲兵知道,便是方唯远等使臣也不认得,只知道是欧阳品安排的熟人要随使团南下。

方唯远年纪轻轻能做到三品侍郎,除了聪明能干,当然也识趣,不会在路上与欧阳品闹起来。

这一路玉华夫人和欧阳湛也很低调,并未给使团添麻烦。

反而是使团走得慢,耽搁了他们的行程,终于到了陈水州府城,他们就留了下来,使团继续前行。

因而欧阳品并未见到大伯父,但他知道大伯父在东黎京城另有皇命,也不敢胡乱打听,只是瞧着东黎这两个人有些眼熟,又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

一路因使团进城,巡城卫在前面清道。

京城百姓早已习惯这种时常会有使团前来的情况,也不需要巡城卫费力,就自己退到了街边看热闹,也算是井然有序。

只不过议论声里,很快就连叶子皓都觉得尴尬了,因为那些声音议论的竟不是北苍使团,而是他。

……

“听说叶大人很少出门的,没想到今天出来买个年货,竟然会遇到他。”

“叶大人农门出身,骑在马上却有武人之姿,英姿焕发,瞧着就威风。”

“这才叫文韬武略、文武双全!”

“是啊是啊,不愧是状元!就是不一样!”

“年后春闱又到了,不知道新科状元是怎样的,有没有叶状元这般厉害……”

“叶大人今天竟然没抱孩子出来,哎,有些遗憾啊。”

“哈哈哈,今天要抱也是抱大儿子啊,父子同骑一定好看。”

“听说那天在顺天府外,你见过叶大人的公子?”

“那是,小小年纪却有玉树临风模样,哪里是农家娃,那就是个贵公子!”

“……”车马过去,那议论声还能远远传来。

叶子皓一阵尴尬,连聊天的兴致都没有了。

方唯远单肘撑在车窗,笑看着叶子皓。

终于忍不住崩了官方表情,羡慕道:“若将来有机会,叶大人出使北苍时,怕是听不到百姓中这般称道在下的。”

叶状元这人气,他一路听得多了还有些不服气,如今进了京城才知道,这人气随处可见,不服气不行啊。

“这里是东黎,百姓认得叶状元并不奇怪,方大人也不必过谦,将来若在下有幸去北苍,想来也能听到不少百姓盛赞方大人功绩的声音。”

“若论为官,方大人自己也清楚,比在下更有优势,只不过在下无意进六部,到是很乐意当个鞭策百官的御史。”

叶子皓客气之后,又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方唯远任户部侍郎,而他为御史,各有司职,也各有要走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