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 20, 2021 - 0 Comments - 未分类 -

0528_a2044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有心了班长,不要站着,请坐。”赵萌萌想到被窝里的那个人,对于面前的谭一泓,笑得更加温婉。

   跟刚才在自己面前张牙舞爪的女人,完全就是两个样子。

   裴辰阳心里愤愤不平,对一个陌生人的态度,都比他好,赵萌萌是越来越过分了。

   “没事,现在怎样?才几天没见面,怎么瘦了那么多?”谭一泓的手伸了过来。

   又不便去触碰赵萌萌,尴尬地在空中停顿了半秒之后,果断缩了回来。

   “每天吃了睡,睡了吃,怎么可能瘦?班长肯定是看错了,我胖了才是。”

   “不,没有。外面的热度已经下降很多了,我相信事情肯定不是的错,所以萌萌,不要担心。”

   “我不担心啊,孰是孰非有眼睛的人就可以看得出来,至于人家怎么折腾的,不关我的事。”一句话,急急忙忙地将裴辰阳跟自己的关系撇清了。

   这句话让被窝里的裴辰阳浑身不舒服。

   她竟然跟谭一泓说这些,恨不得将他甩开?

   身上突然腾起一股无名之火,裴辰阳突然伸出手,动作轻微的搂住赵萌萌的腰。

   长发白色仙女户外唯美写真

   隔着被子,宣誓自己的主权。

   “啊……”该死的裴辰阳!

   赵萌萌差点将被子瞪出一个窟窿来。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谭一泓立马起身,上下打量赵萌萌。

   “没……没有。”赵萌萌悻悻摇头,将右手伸进被窝里,掐住裴辰阳的胸,报复性的使劲拧。

   “唔……”她绝对是故意的。

   裴辰阳咬着牙,身上差点冒出冷汗。

   浑身战栗,又痛又舒服。

   因为,赵萌萌掐的地方,恰好是他的咪咪。

   这个邪恶的女人,就是故意的!

   “没事就好。”谭一泓挠了挠头,想继续安慰赵萌萌,又觉得自己一直提新闻的事情不好,到对于她来说,无异于伤口撒盐。

   “萌萌,那现在怎么打算?还要出国吗?”

   裴辰阳顿时没了声息,出国?

   赵萌萌竟然想出国?这是真的?什么时候?

   哪壶不开提哪壶,尤其是当着裴辰阳的面。

   赵萌萌松开他的咪咪,慢慢缩回手,看着被窝里鼓起的一团。

   外面露出一个大布偶的脑袋,谭一泓自然不会想到,被窝里真正鼓起来的,并不是大布偶本身,而是因为这里藏了一个男人。

   她恨不得一脚将裴辰阳踹下床。

   “当然,为什么不出国?尤其是现在,适合出去避一避风头。”

   “这件事的热度已经下来了,很快就没事的了。”谭一泓急了。

   “萌萌,这个时候去散散心是好的,可是国外不熟悉环境,可能不适应。”

   “慢慢来就好了,谁都不可能一下子适应一个全新的环境。”赵萌萌故作轻松地说。

   透露出一定会出国的意思。

   谭一泓低着头,没有吱声。

   两人又聊了点别的,不知不觉过了半个小时。

   谭一泓来之前,就被招募叮嘱,赵萌萌最近身体不好,便不敢多呆了。

   “萌萌,我改天再来看,好好休息。”

   “好的,班长回去的时候,路上小心。”

   他才刚刚离开,将门关上,裴辰阳就猛的将头顶的被子掀开。

   “发疯啊?偷听了那么久,够了吗?”赵萌萌沉着脸,冷声问。

   “要出国?”裴辰阳轻轻捏着她的手,直勾勾地看着赵萌萌的目光问。

   “干卿何事?”挑了挑眉,赵萌萌不答反问。

   “我不准!”裴辰阳突然爬了起来,两只手一左一右,按住赵萌萌的肩膀,整个人半俯身在她的头顶上方。

   这个姿势,让赵萌萌本能地防备。

   “以为是哪根葱?准不准没有任何卵用。裴辰阳,不要那么无耻,这是想干什么?对我一个病号强上我吗?要不要我大声点,将我爸妈喊来?”

   “如果愿意,我随时恭候。”裴辰阳沉沉地看着她,却没有从赵萌萌的身上下来。

   那张精致的小脸,此刻紧紧绷着。

   那防备的眼神和疏离的态度,让裴辰阳的一颗心如同被扔到锅里生煎一般,难受得厉害。

   “萌萌。”他将头慢慢地靠在赵萌萌的肩膀,轻轻叫了一句。

   “不要走,不要离开。”

   “做梦。”赵萌萌冷冷呵斥。

   她没有再推开裴辰阳,任由他伏在自己的上方。

   裴辰阳自然有点分寸,丝毫没有真的压到赵萌萌。

   “裴辰阳,作为害死孩子的罪魁祸首之一,是以什么心情,跟我说出这种话的?”她轻笑。

   裴辰阳的浑身梦的一僵,目光呆呆的落到了赵萌萌的腹部。

   在数天之前,这里还孕育着一颗小生命。

   “我对不起她。”

   “这句话有用吗?先不提跟林妙语之间的破事,就凭大哥这样对我,我跟也没有任何可能。因为他是凶手,而,也不例外。”

   “我会跟残害我儿子的在一起?不要做梦了,再喜欢我,再爱我,都不可能。”

   赵萌萌说完这句话,直接脚一踹,将裴辰阳从床上踹下去了。

   踹得裴辰阳一个措手不及。

   “唔……”裴辰阳闷哼一声,幸好床不高,地上也垫了厚厚的毯子,只是还是磕到了裴辰阳的膝盖。

   但他现在已经无暇顾及身上的疼痛。

   “一点儿机会都没有了吗?”裴辰阳满脸痛苦地看着冷酷的赵萌萌。

   多么后悔,如果当初,他早点看清自己的心意,就不会导致这样的结果。

   “没有!”赵萌萌的回答斩钉截铁。

   他强撑着站了起来,“没有,我也不会放弃,赵萌萌,我今天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说没有是的事,我要娶,是我的事。”

   裴辰阳扔下这句话,突然朝着门口走。

   “喂,要去哪里?快点滚回窗户,从那里来的,回哪里去。”赵萌萌又急又怒。

   他是不是走错了方向?窗户可不是在那边!

   心里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裴辰阳脚步停了一下,“我没打算就这样离开,我要下楼跟父母见见。”

   “敢!”赵萌萌怒,俏脸变了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