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 20, 2021 - 0 Comments - 未分类 -

1216_a2066

   叶青凰也差不多有了三个月身孕,叶张氏才允许她过去看月母子,只不过仍是不允许她抱孩子。

   孕妇和新生儿和月母子那些不好言说的事情,虽然没人明着提起,但行为上却十分注意。

   只不过叶青凰很快发现问题。

   或许叶张氏介意的并不是这个问题,毕竟当初叶子玉还在叶家村安胎呢,哪能注意这么多细节啊。

   叶张氏在意的,是周氏生了个女儿,而叶青凰刚怀上胎儿还不稳呢,是怕连累她也生个女儿吧?

   叶张氏哪里知道,叶子皓和小吉祥天天在叶青凰肚子上摸一摸,一个嚷着要生女儿、一个吵着要妹妹。

   叶青凰自己是不在意生儿生女的,只是婆婆计较这个,到让她有些担心起来。

   若真是生了个女儿,会不被婆婆待见吧?

   想到叶子玉,叶青凰撇了撇嘴,这是只许婆婆生女儿,不许媳妇生女儿么?

   叶青凰心中有数,也就没有抱瑶儿,反正这么小的孩子除了吃就是睡,也不好逗弄,她吃了饭就和叶子皓离开了。

   到是小吉祥和大家多玩耍了一会儿,才被小叔送回正院来歇中觉。

   叶重义并不在意弟媳妇那点计较,他当爷爷的对孙女可是喜爱有加,长命锁也挑的“长命富贵”,希望孙女将来健健康康,有个优渥幸福的将来。

   果子才是最可爱

   周家娘其实心里还很担心,怕自家闺女生了个丫头,会不被叶家待见,毕竟李氏连生两个儿子,偏她家的生了一儿一女。

   如今看叶家人都很喜欢也不似作假,心里这才松了一口气。

   周氏出了月子,每天要带孩子就无暇顾及铺子里的事情,好在如今有作坊人手,到也不差她一个了。

   拓儿晚饭后随着小姑又回到了正院里,到也熟门熟路丝毫不觉得爹娘冷落了自己,反而每天惦记着去看妹妹。

   为此,小姐妹每天早饭后都要送他过去和瑶儿玩一会儿,再回来读书写字。

   好在年过后天气便渐渐晴朗起来。

   立春之后并未立刻看到春雪,到是看到了阳光灿烂,气温回升,枝头的桃花正忙着打苞儿。

   梅花却还未凋零,因此大家走出暖和的屋子出来走动、赏花的次数就多了起来。

   而梅园里,许德山也带了一批人开始挑选合适的梅花采摘,赶在花期过去之前收集干梅花。

   有这天时地利,自然要多用来泡制梅花酒、做梅花饼,而莫浪费了这么好的资源。

   正月初十这天,早起时看到外面又覆上了一层薄薄的雪色,天空纷纷扬扬落着雪片儿,不冷,却另有一种不同于冬天的美丽。

   这样的天气里,叶子皓给小吉祥穿上小斗篷棉袍,戴上帽子、扣上帽扣,就带他去外面淋雪。

   小吉祥一直被保护得很好,虽然也会玩雪,但从来没有不撑伞、没人抱而走在落个不停的雪幕下的经历。

   一时欢喜雀跃、蹦蹦跳跳,伸着小手掌去接天上掉落的雪花,开心得哈哈大笑着。

   叶子皓看着孩子那欢喜的模样也不禁笑了,没有提醒孩子曾经也有过拿手掌接住落雪的经历,只是任由他在花园里空地上蹦蹦跳跳。

   只不过怕地面湿滑摔倒,而不让他一个人乱跑。

   但牵着爹爹的大手掌并不妨碍自己感受落雪的经验,小吉祥一点也不受影响地欢笑着。

   这天还不用上学,读书郎们也跑到花园里来晃悠,四处寻找着打花苞儿的春花,拓儿跟着他们跑,小吉祥见状也拽着爹爹跑。

   叶子皓无奈,又不想打断孩子的这份童年乐趣,只得被孩子拽着走到这里、跑到那里……

   这场春雪似乎只是意思了一下,第三天就彻底消去,太阳出来了。

   但春天潮湿,各屋里烧炕的、烧地龙的皆是照顾,也并没有立刻改换春装。

   叶青凰吩咐许德山,每天大厨房里都要准备姜糖茶,所有人都要喝,以免染了风寒,若身体稍有不适的,立刻看郎中而不允许疏忽大意。

   无他,如今府里人口可不少,尤其积攒了一大批少年少女和十岁左右的孩童,他们身体底子不如已经跟着他们一年多的那些少年和后生们。

   预防便是提前筹备、防备,叶青凰向来在这种生活小事上很重视,每个月也都会请郎中给所有人问诊。

   也因此他们自青华州到南华州,除了少数人曾经患过小毛病,几乎都是健康顺利度过了这近两年的时光。

   正月十二时年开,过了这天年味儿就渐渐远去了,上工的、下地的、出远门的都开始忙起来了。

   叶青凰又摆开了绣架,打算绣第二幅丹鹤呈祥图,有了第一幅图的经验和渐渐转暖的天气,她相信第二幅图能快些完成。

   这天苏文氏也去了竹风小筑找赵家舅娘,将自己绣出来的丹鹤呈祥图拿给她们看。

   赵家舅娘看过后又来找叶青凰。

   对比了叶青凰的绣图,觉得虽有细节上的偏差,但也拿得出手,于是一商议,这幅绣品给了苏文氏十五两银子,让她继续绣。

   所谓熟能生巧,第二幅、第三幅肯定会越绣越好,到时再给二十两的价。

   当然就是十五两,也已超出了苏文氏过往的价钱,让她很是欢喜。

   而叶青凰已能脱离花样子,也打算不完全绣出一模一样的绣品。

   因此,就把花样子拿去给了苏文氏,说好等她绣出第二幅之后,就把花样子再给赵家舅娘。

   小舅娘却是不敢一试,怕绣糊了不但浪费绣布绣线,还耽搁时间。

   她是有八十多种绣线手艺的人,那她绣简单一些的十二幅整套的大件儿,却是容易得多。

   年过完了,相比于叶子皓那边要张罗的人手问题、培养新铺作坊人手问题,叶青凰打算这个春天就绣花了。

   要做的冬衣、春衣在年前都做完了,闲时再做做夏天的薄衫就好,主要是给小弟和小吉祥他们做,其他人都还有去年的旧衣能穿,到不担心时间上忙不过来。

   而她安胎期间也不想操心别的事情了。

   就是叶青喜、叶子晨和赵沐端、赵沐学要回靖阳去参加童生试,也是叶子皓在张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