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 20, 2021 - 0 Comments - 未分类 -

1541_a2044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叩叩”,门口响起一阵清脆的敲门声。

他翻了个身,坐了起来。“夏悦晴?”

这个时候,不可能有除开她之外的人。

夏悦晴推开门,探了一颗脑袋进来,“对,是我。”

果然,他猜测的不错。

“嗯,进来。”

她的脸上扬起笑,顺从地走了过来,见裴逸庭躺在床上,原本穿在身上的衣服脱掉了,现在上身没有穿衣服,露出光洁白皙的胸膛。

夏悦晴的眸光一凝。

这不是她第一次看到裴逸庭没穿衣服的样子,但这一次似乎看得格外清晰,连漂亮的腹肌和人鱼线都看得清清楚楚。

小脸的温度忽然节节攀升,感觉浑身燥热地咽了咽口水。

“怎么了?”裴逸庭轻声问。

治愈系美女泰国旅拍图片

“应该还没有洗澡。”

他点了点头,夏悦晴连忙走向浴室,目光匆匆从他胸口挪开。“我去给放洗澡水。”

裴逸庭哦了一声,随即,低沉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以后这些事,我自己来吧。”

“啊?”刚到浴室的夏悦晴一愣,有些反应不过来。

裴逸庭倚在旁边,浑身气息慵懒迷人。“总要慢慢习惯的。”

一句话,表明他正在慢慢接受现实。

夏悦晴的心脏蓦地漏了一拍,裴逸庭怎么会这么说?

她僵僵地开口,“话不是这么说,会恢复的。”

只是,她不知道这句话是安慰自己还是安慰裴逸庭。

已经好些天了。

他的情况没有丝毫好转。

“顺其自然。”

他的语气让夏悦晴感觉很难受,在经历了今晚的事之后,夏悦晴的心里受到极大的触动。

“洗澡水好了,先等一下,我去给拿衣服。”淅淅沥沥的水声,猛然惊醒夏悦晴。

这才发现浴缸里的水满了。

裴逸庭点了点头,她关掉水转过身,才看到裴逸庭身上不过穿着一条平角裤,顿时脸蛋一阵爆红。

“,怎么穿成这样?”夏悦晴一个没忍住,脱口而出。

刚才完全没有注意,现在才发现不对劲。

话音刚落,裴逸庭面露无辜,“进门之前我就这么穿的了,我以为不会再进来。”

所以,是她错了?

夏悦晴的脸一阵青一阵白,脚步匆匆地跑了出去。

这对话没法再继续谈了。

而浴室里,听到她急促的脚步声,裴逸庭的脸勾起一丝笑。

能想象夏悦晴此刻的表情有多么可爱。

可爱?

他一愣,又点了点头,对,是可爱。

夏悦晴站在衣柜前冷静了一下,努力将裴逸庭只穿着平角裤的样子赶出脑海。

好不容易冷静了下来,她才打开衣柜,给他拿出一套睡衣。

慢吞吞地再走回浴室。

“我把衣服放在架子上,慢慢洗吧,洗完了早点睡一觉。”一进门,夏悦晴直奔放衣服的架子,努力忽略裴逸庭的存在。

她听到他低沉地嗯了一声。

将衣服放好,她转身就要往外面走。

忽然,裴逸庭闷哼了一声,整个人跟大山一样朝着她压来。

“啊……”夏悦晴一惊,“裴逸庭,怎么了?”

她七手八脚接住他,只觉得裴逸庭重得像一座大山,差点没有扶住。

再观察裴逸庭的脸色,一阵苍白,一道凌厉的剑眉此刻紧紧皱着,露出痛苦的表情。

夏悦晴惊慌失措,忘了洗澡和尴尬的事,失声问:“裴逸庭,到底怎么了?”

怎么好端端的倒下?

“头,有点痛。”

“头?头痛?是不是刚才撞的?”夏悦晴心惊肉跳地问。

裴逸庭没有说话,不知道是默认还是因为疼痛难忍而说不出话。

不管是哪一个,都不是什么好现象。

她踉跄着扶稳他,努力朝着房间走去。“先出去,忍一下。”

他将裴逸庭扶到床上躺下,“是不是这里痛?”说着,轻轻碰到他后脑勺那个鼓起来的大包。

裴逸庭胡乱点了点头。

先前没有这么严重的,但刚才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疼痛难忍。

“糟糕,肯定是撞得严重了。”夏悦晴道。

偏偏她刚才轻信了裴逸庭的话,误以为真的没事。

“不行,要立刻去医院检查一下。”夏悦晴当即做了一个决定。

这句话被裴逸庭听到了,他睁眼,摇头,“不用,我躺一下就行。”

“我说了去医院,躺什么躺?先穿上衣服,立刻去!”

随即,也不管裴逸庭乐不乐意,直接给他找了一套外出的衣服。

难得听到她如此硬气的一面,裴逸庭哑然失笑,默默地穿上衣服,同意了她的话。

一路上,夏悦晴扶着他下楼。

直接飞奔到医院。

医生一番检查之后,惊奇不已。

“真是奇怪了,的脑袋里竟然有一块淤血,之前检查的时候,并没有这个东西。”医生唏嘘地说。

裴逸庭和夏悦晴均是惊讶不已,淤血?

确实,之前没有听医生提起过。

“现在这块淤血阴差阳错出现,而且刚好压迫到了视网膜的神经,这是造成失明最关键的原因。”

下面一句话,让两人蓦地反应不过来。

之前找不到原因的失明,现在忽然有了解释,被淤血压迫到了视网膜的神经,这么说……

夏悦晴瞪大了眼睛,心里忽然升起一股希冀。

“医生,的意思是……”她有些激动地开口。

医生露出笑容,点了点头,“只要这块淤血消失,裴先生自然能恢复光明。”

“真的吗?”夏悦晴像是不敢置信般又问了一次。

医生理解她的心情,肯定地回答:“对,千真万确。”

夏悦晴如释重负地笑了出来。

这个消息真的是再好不过了。

绝处逢生,说的大概就是他们了吧?

她转向裴逸庭,激动得难以自持,用力握着他宽大的手心,颤抖道:“裴逸庭,听到了吗?医生的话!”

她的欣喜传染了裴逸庭,他的脸上亦是笑容满满,温暖美好。

他反握着夏悦晴,“嗯,听到了。”

“太好了,真的是太好了,我还以为,还以为……”夏悦晴忽然哽咽起来。

眼眶一阵酸涩难耐。

喜极而泣,她第一次体会到这四个字的深刻含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