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 20, 2021 - 0 Comments - 未分类 -

0919_a2044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裴辰阳苏醒的消息,随着宋唯一的口,传到裴家诸多的亲属里。

   本来这种大事,裴辰阳此刻还挂着裴氏总裁的头衔,是要立刻公布出去的。

   不过考虑到这样做,来看望的人会打扰到裴辰阳的清净,裴逸白便将此事拦了下来。

   半个小时后,他从公司赶过来。

   病房门紧闭着,裴逸白不做多想,直接走过去推开门。

   因为这是大少爷,保镖也没有阻拦。

   于是,被裴辰阳厚着脸皮强行抱住,怕挣扎又导致裴辰阳伤口裂开的赵萌萌,无法避免地被裴逸白看到如此亲密的一幕。

   突如其来的声音,扰乱了里面略微旖旎的气氛。

   继而裴辰阳黑脸。

   “哪个不长眼的,进来之前不会敲门吗?”声音带着明显的咬牙切齿。

   好不容易,让赵萌萌有所缓和,趁机占了一点点便宜,彼此侬我侬一下,就被打扰了。

   偷拍居家18岁少女半熟身体小诱惑

   “我,进来的还真不是时候。”裴逸白扯了扯嘴角。

   眼底闪过一丝嫌弃。

   这会儿,还怪上别人了。

   刚刚醒来,就抱着美人,亏得他吃得消。

   不过这个画面,怎么看都辣眼睛。

   “当然不是时候。”裴辰阳紧绷着俊脸,冷哼。

   没准再过一会儿,就抱得美人归了。

   “好了,我回去了。”赵萌萌深吸了口气,整个人已经冷静下来。

   裴逸白的到来,恰好给了她一个台阶。

   若是平时还好,可偏偏现在裴辰阳重伤,不要脸的程度比以前上的档次不是一个两个。

   一副全然赖在她身上的做派。

   叫赵萌萌气得牙痒痒,又无可奈何。

   “萌萌,我的话还没说完呢。”裴辰阳不乐意了。

   赵萌萌已经直接拿起包,走了。

   走得一干二净。

   这一次,连外面的保镖也没有阻拦她。

   裴辰阳的脸阴沉沉的,看着门口的方向,心里不知在想什么。

   “人都走了。”裴逸白拧了拧眉。

   “还好意思说?”

   “一醒来火气就这么大?”裴逸白斜眼看着自己的小叔,若不是无法否认,还真不想承认裴辰阳的身份。

   “换了来试试?”裴辰阳瞪眼。

   又拧了拧眉,怎么去了这么久,唯一还没把润喉糖拿回来?

   “行了我没事,看过就可以了,回去上的班吧。”裴辰阳不耐烦看到自己大侄子,太堵心,这逐客令下的顺溜。

   “一会儿我会回去,不过回去之前,我有个问题。”裴逸白环着手,好整以暇地问。

   刚才宋唯一打电话告诉他,小叔已经醒来的时候,裴逸白也有难以置信。

   很快,宋唯一又将自己的猜测,结合裴辰阳的实际情况,告诉他。

   这让裴逸白瞬间起了疑惑。

   连史密斯教授都宣布没办法的事情,突然就醒来了。

   到底裴辰阳之前是真的要成植物人了,还是自始至终,裴辰阳自导自演的一出大戏?

   这个问题一出口,裴辰阳顿时恼羞成怒。

   “胡说八道什么?我还能通天了不成?”恶狠狠地瞪着裴逸白,只是燃烧着怒气的眸子,飘忽不定的眼神,显露出一丝丝心虚。

   裴辰阳暗骂这个侄子是老狐狸。

   裴逸白这番话,若是没有猜中也就罢了,可算起来,还真的算是被裴逸白说中了。

   裴辰阳醒来过。

   就在史密斯教授来的时候。

   甚至,还跟史密斯教授交谈了几句。

   当然,这些内幕,除开裴辰阳和史密斯教授之外,再没有别人知道。

   他着实的受了伤,也确实伤得不轻,后面几天,昏昏沉沉的,在外人看来,就跟正常的植物人一样。

   可是,再如何伪装,裴辰阳也总有要醒来的一天。

   毕竟他只是想看看,在自己重伤至此,赵萌萌的态度是否会缓解,是否后悔她以前的选择。

   而今天,被他选中了,也恰好,被裴苡菲的推波助澜之下,赵萌萌也来了。

   若是这件事被传到赵萌萌的耳朵,怕是那个女人要炸掉。

   到时候别说挽回她的心了,她不把他撕了就好的了。

   “是吗?但愿,真的如小叔所说吧。”裴逸白不置可否。

   这只是他的一个猜测。

   裴辰阳不承认,裴逸白也没什么办法。

   反正都是过去了,重点是,现在他醒来了。

   “小叔,别再装神弄鬼了,配合医生的治疗。”裴逸白临走之前,扔下一番算得上是语重心长的话。

   这让裴辰阳一副见鬼的表情。

   还以为自己的大侄子,被什么古怪的东西附体了。

   “毕竟,裴氏还等着接管。”裴逸白扯了扯嘴角,这才意味深长地告知自己的用意。

   裴辰阳的脸当即就黑了。

   “裴逸白,好个用心险恶的裴逸白,这才醒来呢,就给我规划我的将来了?”阴险狡诈!

   裴逸白不置可否,慢悠悠地离开了。

   至于裴辰阳,则是因为苏醒,迎来一波七大姑八大姨的探望。

   离开医院前,裴逸白给宋唯一打电话,问她在哪。

   “我跟萌萌在一起。”宋唯一老实回答了。

   闻言,裴逸白没说什么,让她自己注意点儿,便离开了。

   这会儿,宋唯一和赵萌萌正在医院外的咖啡厅。

   “不管怎么说,小叔醒来,总归是喜事呀,不要苦着脸。”宋唯一笑眯眯地安慰。

   “是不是早就知道他醒来了?”赵萌萌狐疑地看着宋唯一。

   后者面不改色,矢口否认。“我要是知道就好了,我估计,还真的是那句话起的效果,嫁给小叔吧。”

   “宋唯一!”

   “我听着呢,小叔这么痴心的男人,外面难有咯,错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好好想清楚啊!”

   回国这么久,这一天几乎是宋唯一最为开怀的一天。

   “顺其自然吧,不要故意排斥小叔,对于小叔而言,就是最大的公平了。”宋唯一又道。

   两人从咖啡厅出来,却惊讶地看到推着徐灿洋四处溜达的徐老太太。

   宋唯一的笑容一僵,他们怎么来了A市?

   正在她进退两难之际,徐老太太看到了宋唯一的身影,眼睛一亮……

   ————强推基友“燕木木”的鲜宠文:《奉宠成婚:甜妻,要不要》【传闻不近女色的他唯独对她日

  日夜夜要不停,各种姿势睡服。】————